禾棉

关于《穆玄英养成计划》

“ 怦然心动”怎么刷?哪位能告诉我?
还有死活刷不出来的天罡卫,车夫和杂货商@_@

【莫毛】双鲤迢迢

·根据穆玄英养成记划衍生出来的脑洞
·勿打

    昆仑到南屏有多远?
    天南地北
    更别说落雁城到恶人谷的距离
    还有一路的流寇山贼
    可穆玄英有照夜玉狮子,也有武功傍身。再远的路,也本不值得牵肠挂肚。
     只是那恶人谷里,有他的兄长啊,那是他相依为命的哥哥,是他最重要的人啊。
     他们曾如那涸泽里的鱼,相濡以沫;...

【莫毛】 《安否安否》


    恶人谷中人发现越近他们少谷主手中时常拿着一封信,腰间也多出了一只竹笛,而且很明显的是,看到信或是无意中看到那笛子时,少谷主的神色间总是带上了明显的温柔,少谷主也不在因为心情不好而随意找人麻烦了。只可惜恶人谷气候干燥,风沙颇多,那封信渐有了破损之意,看着情况要急转直下,终于冒死进言:可用凝雪功将其冰封,阅时再化开便是。
    因此谷中难得安定了段时日,此事让谷主王遗风知晓后又好意再加了一层冰封,结果却不知为何,那冰却再也化不开了。惹得少谷主差点狂性大发,虽被谷主拦下,却也去谷主那吹了三天的红尘曲,好听是好听,但也要命。
 ...

【莫毛】《安否安否》



长兄:
   见信安好?
   近日听说长兄处理恶人谷中作乱之事时伤及心脉,那伤口近日可有愈合?那刀刃之上可是有毒?我知长兄身中阴阳复合之毒后,寻常毒药再对长兄无用,但到底是有毒之物,愿长兄也当多加小心才好。我位于落雁城中,离长兄千万里之无法与长兄相见、亲手为长兄处理伤口,只能空自担忧,却也始终无法放下心来,便请小月为我走上这一趟,请长兄不要责怪。
    小月医术确是不及药王前辈,但我们三人亲密无间,总要好过他人加害。小月如今还是会煮些味道极苦的药来,但的确对伤口愈合颇有成效,还请长兄不要嫌味苦。
   ...

《菩提》

关键词是
·羁绊
·阴差阳错
·分手
但我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写成这样的
ooc求轻拍
茨木第一视角
  
    如何是喜欢?如何是爱?这两样东西到底是什么呢?情绪的一种?还是一种感觉?
   关于这一点,茨木童子并不能明白,即使他被称为罗生门之鬼,是平安世界里恶名远扬的喜爱玩弄人心的艳鬼,但关于所谓情爱,却着实是不能明白。
    曾经,他在罗生门戏弄那些男人的时候,有两个人曾在那里等了他很久,日复一日的在那里等着他出现,一个砍下了他的右臂,余人看来,是与他有断臂之...

【酒茨】因缘会

·完结~(明明早就写完的……)

 
  因莹草的那一句,茨木就站在回廊上看了几小时的风景。
  但是,这地方,是建在悬崖边上的——对于妖怪而言,这并不算什么,当年的茨木也还兴致勃勃的参与过。但对于现在只是个人类的茨木来说,就太过于危险了。
   所以,本大爷也就只好跟着站了几个小时——本大爷还是怕他掉下去的,那时候面子就丢大了。
   期间姑获鸟,大天狗,妖狐,青行灯,一目连,还有转生却还有记忆的晴明,都陆续的来了,又发现不了本大爷的身影,就小声的喊本大爷的名字,本大爷被烦的头大,就去了隐身的术法——就在离茨木不过...

作死o(≧v≦)o

【酒茨】因缘会

·作死


茨木童子死了。

自杀。

不然有什么能在鬼王在大江山的时候夺去鬼将的命,几百年前不行,现在更不行。-

但有罪魁祸首。

如果可以称为罪魁祸首的话。

——山兔和莹草听说茨木童大人回来了,就率先去迎接,但没想到茨木童子大人大人仍然是人类,就只好先请茨木童子大人和随行的人类回大江山休息,接着又碰见来迎接茨木童子大人的蝴蝶精,再之后是跳跳一家……最后就不由自主的变成了百鬼夜行。

灯笼鬼照亮了大江山,整个大江山几百年来都没如此热闹了。

说起鬼故事也理所当然。

本大爷就跟着茨木童子听了半天,本大爷还没反应过来,茨木倒是眼光一亮。

“那是寄生魂!他提喜欢这样的。”...

【酒茨】因缘会


本大爷与茨木童子身为大妖,力量自然是罕有人及的,当年安倍晴明也只能勉强相迎,即使只是无意为之,尔身上的瘴气也足以致人于死地。

这是很正常的。

但茨木不记得了。

所以他像失了魂似得,眼里的光芒一下就熄灭成灰烬,整个人空洞得像木偶一样。

不,也许正是因为还记得才会这样的。

只是,还是不记得本大爷啊。

说实在的,不记得也好。那样的话,茨木童子即使再次化鬼,也不会重蹈覆辙了。

但本大爷,不喜欢这样的茨木童子。

本大爷想杀人。

在本大爷耐心耗尽,准备亲手结束茨木童子这一世轮回之前。

意外,出现了。

茨木童子,本大爷的鬼将,强大也是个奇怪的妖怪。

茨木童子,作为鬼,实在是太过美丽了...

【酒茨】因缘会

·同桌说有酒茨同人剧的感觉,在下只当是同桌好不容易的认同——在下为什么要问一个直男在下写的酒茨怎么样呢?
·不明白哪里有悲剧的迹象


    茨木童子这蠢货终于转生成人形了。
    还是这幅模样看着顺眼。
    少了木角也不要紧,就是没有妖纹有些不习惯。
     没关系,反正茨木这蠢货也不在意——那本大爷在不在意也当然是无所谓的。
    反正也没想过要跟茨木见面。
    啊啊,人类...

© 禾棉 | Powered by LOFTER